下载

孩子骨折切莫按成人缩小版治疗!这里三分之二患儿来自外地……

生活日报 09-27

  市民刘女士一度认为,孩子就是成人的缩小版,他们有着类似成人的小小身体,模仿着成人的行为和语气。直到女儿意外摔伤骨折,类似成人的治疗方式,让孩子承受了二次手术的痛苦,刘女士这才知道——原来小儿骨科并不一样。  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主任黎立介绍,小儿骨科是一门新兴的学科,由于小儿正处在生长发育阶段,具有独特的解剖和生理特点,其病理又存在先天和后天的区别,无论是治疗时机和方法,都与成人有很大不同。若失治或误治,会给患儿带来发育障碍等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。 关注儿童特有骨骺 

小儿骨科不是成人骨科缩影  两个月内两次手术,看着女儿然然(化名)躺在病床上的模样,刘女士止不住地心疼。  两个月前,然然在玩耍时摔了一跤,胳膊肘附近肿痛难忍。到附近一家医院进行检查,医生诊断其为尺骨骨折,并很快做了手术。  手术很顺利,可术后一个多月时,刘女士发现然然肘窝处鼓起一个疙瘩,且越长越大。刘女士带着然然来到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,科主任黎立接诊检查后确诊,然然应该是尺骨骨折合并桡骨小头脱位,这种骨折叫做“孟氏骨折”。由于病情一开始被漏诊,已经发展为陈旧性骨折,只能再行手术治疗。  类似因漏诊、延误治疗而就诊的病例,在小儿骨科并不罕见。  黎立介绍,然然摔伤后导致的孟氏骨折,200多年前意大利医生Monteggia首次描述报道,典型表现为尺骨骨折的同时,合并有肱桡关节的脱位,其漏诊率高达20%左右。  这其中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是其周围骨骺丰富。  黎立解释说,骨骺位于长骨两端,在出生时为完全软骨结构,发生骨化后成为骨骺。骨骺、骺板是小儿骨骼区别于成人的特有结构,如同小树枝的增粗增长,骨骺的使命就在于负责小儿骨骼的发育成熟,是小儿体格发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直到生长至18岁左右,骨骺板发生闭合骨化,骨骺的发育才算基本完成。  “儿童不是成人的‘缩小版’,骨骺损伤如果不能及时、准确、轻柔地给予复位,出现发育性畸形的几率会大大增加。”黎立说,如果骨骺发生损伤或疾病(包括先天性或后天性),可直接导致骨的形态异常,表现为骨的短缩、细小、缺乏正常的解剖结构,使患儿遗留终身骨骼畸形或功能障碍。尽可能减少创伤 

闭合穿针肱骨髁上骨折不开刀  儿童生性活泼好动,成长过程中摔伤碰伤在所难免。这其中,肱骨髁上骨折是一种最常见的肘部骨折,占全部肘关节损伤的50%至70%。  不久前,4岁的筱筱从家中沙发上摔伤,到医院就诊后被诊断为肱骨髁上骨折。由于骨折移位程度较重,已经不适合传统手法复位+小夹板固定的方式,黎立建议其采用了闭合复位经皮穿针固定的方式。  “克氏针固定可以大大增加骨折端的稳定性,降低相关的并发症。”黎立说,以往肱骨髁上骨折,很多地方采取单纯整复石膏固定,手术治疗到目前还有很多医院是切开复位固定。这样损伤大,术后会留下明显的手术疤痕,患儿恢复慢,还可能出现其他并发症。科室从2009年开展闭合复位克氏针内固定术以来,将创伤大大减少,手术时间明显缩短,住院时间也短了,术后并发症明显降低。  据了解,闭合复位经皮穿针固定是一种先进的微创手术方法,孩子进到手术室后先进行麻醉,然后手术医生在透视X光机下做手法复位。骨折复好位以后,继续在透视X光机下经皮穿入钢针,外面再用石膏托固定。一般情况下,麻醉加手术需要约2个小时。  “绝大多数不需要开刀,损伤很小,没有切口也不会留下瘢痕。”黎立说,在非常少的情况下,例如开放性骨折或者骨折不可复位时,才可能需要做切开复位。从手术日期开始计算,手术后3周时到门诊复查拍片,一般术后3至4周左右可以拆除石膏拔除钢针。  据介绍,在继承骨科前辈50多年的正骨经验基础上,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医生们坚持微创的理念,绝大多数采用手法复位、小夹板外固定以及中药内服、外洗,治疗获得痊愈,具有不开刀、创伤小、疗程短、并发症少等优势。

早干预免残疾 

个性化方案治疗先天性畸形  在小儿骨科的诸多患者中,除了创伤,先天性畸形也占有一定比例。其中,常见的有发育性髋关节脱位、马蹄内翻足等。  出生刚3个月的希希(化名)有位非常细心的妈妈。出生后不久,希希妈妈就发现孩子的臀纹不对称,而且,两条腿的力量也不一样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结合自己了解到的相关知识,她怀疑,希希可能患有髋关节脱位。  她带着希希慕名来到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。经检查,希希果然被诊断为发育性髋关节脱位。  幸运的是,由于发现早,希希可以免受手术之苦。佩戴Pavlik吊带约半年,希希的髋关节就稳定了。  黎立介绍,发育性髋关节脱位在山东地区具有明显的地域和性别分布差异,其中鲁西南地区为高发地区之一,女孩发病率明显高于男孩。一般来说,患儿会因双下肢不等长、皮纹不对称或鸭步步态而就诊。如果没有及时发现、及时干预,长大后单侧髋关节脱位会导致单腿跛行,双侧脱位走起路来像鸭子一样左右摇摆。  “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治疗,对于不同年龄段发现的患儿,我们建议采取不同治疗方案。”黎立说,一般可以按照年龄段分为保守和手术治疗两种方式。  对于6个月以内的婴儿,佩戴Pavlik吊带的复位成功率应该超过80%;一岁半以内的患儿采用医院自制的可塑性蛙式铝板支架治疗;一岁半以上的患儿采用三联术式手术治疗,能一次性松解髋关节内外病变的软组织、矫正髋臼和股骨畸形,恢复髋关节正常生理结构,最大程度避免髋关节再脱位,便于早期康复训练。  黎立提醒,所有先天性畸形都是越早发现,越早治疗,效果越好。对于马蹄内翻足患者,9个月至1岁以内的患儿可采用Ponseti方法保守治疗,大部分可以避免手术,但1岁以后则需要根据病情进行手术治疗。硬技术+软服务 

这里三分之二患儿来自外地  不久前,今年6岁的晨晨因走路左腿有点跛,被诊断为儿童股骨头缺血性坏死。父母有些不解,股骨头坏死,不是中老年人才会有的疾病吗?  “儿童股骨头缺血性坏死与成人股骨头坏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疾病。”黎立表示,儿童股骨头坏死是儿童在生长发育过程中常见的一种骨科疾病,临床发病原因比较复杂。临床研究多认为,其与创伤、髋臼发育不良、体质遗传、内分泌等因素有关,导致儿童股骨头骨骺与干骺区血流中断而发生股骨头缺血性坏死。若拖延治疗,长久以后会磨损股骨头而造成行走受限。如果在患儿6个月内发现,可进行垂直牵引对位后挽具固定。但是,该病初期临床表现不明显,容易被家长忽视,增加治疗难度,像晨晨这样,就可以采取增加髋臼包容的“包含”手术治疗。  术前需要精准计算,熟悉解剖入路,术中准确操作,术后还要保证愈合,这种难度较大的手术方式需要一个水平高超且默契配合的团队。  从1999年建科到现在,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现已发展成为省内知名科室。走进小儿骨科病房,随处可见操着不同口音的患儿家属。粗略统计显示,病房里三分之二以上的患儿来自省内各地乃至全国不同地区。一天7至8台手术,除去东西两院区的门诊时间,小儿骨科的医生们几乎全年无休。  患儿多,手术量大,周转快,很多孩子还无法表达自己的病情,小儿骨科的白衣天使们也都练就了一身“软技能”。工作中,他们不但做好患儿的病情观察,根据患儿性格、心理特点实施针对性启发和诱导,还为家长实时提供情感支持,选择时机进行健康教育。

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小儿骨科主任黎立

科室简介

  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(山东省中医院)小儿骨科创建于1999年,当时在全省是第一家,经过数代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,现已发展成为省内知名科室,是山东中医药大学中医骨伤科硕士研究生培养基地,并承担进修生、本科生教学及临床实习任务。2010年医院东院区启用后,小儿骨科拥有了自己独立的病区。  现科室开放床位41张,拥有主任医师4名,副主任医师2名,硕士研究生导师2名,博士生3名,主治医师3名,住院医师2名,主管护师2名,护士12名。科室注重后备骨干力量的培养,定期选派医师到国内一流的医院进修学习,与国内外著名院校和专家进行交流,以提高我科的诊治和科研水平。目前发育性髋关节脱位、儿童肱骨髁上骨折、儿童股骨干骨折是小儿骨科的优势病种。其中发育性髋关节脱位的保守及手术治疗达到国内领先水平,诊治例数也为国内前列。